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hangping博客

参悟灵魂深处的自己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脱不掉的书生气  

2011-02-11 16:07:36|  分类: 亲子交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宝贝,爸爸有一个几乎写在脸上的显著特点,明眼人也许5秒钟就能看出来,那就是书生气十足。我原本对此没有太强的感觉,只是觉得自己有时候想问题办事情不够成熟,直到前年底的一件事,才让我知道自己的书生气有多浓。

由于兴趣的缘故,爸爸有时候会出席一些小型论坛。前年年底的一天晚上,一些朋友相约讨论一个关于职业素养的话题,来宾中有几位是初次见面,自然就一边寒暄一边交换名片。其中有一位民营企业主看到我的名片后非常惊讶地说:“我真奇怪,像你这样(书生气很浓)的人,怎么当得了国有企业的高管呢!”我当时非常震惊,一方面是因为他惊人的直爽,另一方面是让我意识到自己的书生气实在是太浓了。

事后我也反省了这书生气的成因,也许是因为我所受到的教育,所获得的知识,乃至由此而逐步建立的价值体系主要是来自书本吧。我从小就被告知“灵不灵,照书行”,而且从书本学到的知识也确实改变了我的命运。虽然我也慢慢发现现实生活中的许多情况与书本上说的并不相符,也逐步有所长进,但是,这种书生气就像是长在了我脸上,无法洗脱。

对于书生气的定义以及对书生气好坏的理解,恐怕是见仁见智,对于我来说,既然脱不掉,也许顺其自然是最好的选择。

我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,用诗一般的语言描述书生气,虽不能完全认同,但很值得品读,转载如下,供你参考。

 

2011年2月11日16:06,天津

 

附件:

臭味相投书生气

作者:河蚌赌徒     来源:搜狐社区

屡次提笔,又都颓然放下。我忽然觉得很伤感,甚至无颜面对这个久违了的词。或许已经不只是伤感,而是悲凉,一如“秋风起渭水,落叶满长安。”有些东西并不久远,但已被渐渐遗忘;有些东西并不昂贵,却已经变得奢侈。从“为赋新词强说愁”,到“却道天凉好个秋”,总有一些话到了嘴边,却不知从何说起。仿佛一下子跌落了历史的悬崖,边自嘲头重脚轻根底浅,边看着纷繁芜杂光怪陆离的意象扑面而来。或许,这也是一种“灌顶”,文学的暮鼓晨钟响起在耳畔:“楼船夜雪瓜洲渡,铁马秋风大散关。”

“孔曰成仁,孟曰取义,唯其义尽,所以仁至。读圣贤书,所学何事?而今而后,庶几无愧。”书生气,首先是骨气。如果没有了对苍生的悲悯,失去了对真善美的坚持,淫于富贵,屈于威武,丧失了人格的独立完整,又何谈什么书生气?书生气,不是指文凭和知识,关键是一种“仰不愧于天,俯不怍于人”的人生态度。从过去的皓首穷经,到现在的埋头考证;从过去的八股取士,到如今的公务员热;读书人多如过江之鲫,但又有几人问过自己:“读圣贤书,所学何事?”“天地有正气,杂然赋流行。下则为河岳,上则为日星。”文弱书生能傲然立于天地之间,靠的是文人的骨头,而不是一张嘴。

“相逢意气为君饮,系马高楼垂柳边。”书生气是意气,是不作伪,是率性而为。人生一世,活就要活得尽兴,敞开心扉,直抒胸臆。只有这样,才能尽可能的保持一颗赤子之心,即使有一天年华老去,也可以高唱:“酒酣胸胆尚开张,鬓微霜,又何妨。”如果喜爱的事物宁可擦肩而过,也不敢启齿;如果厌恶的东西,宁可熟视无睹,也不敢声张;那就算长命百岁又能怎样?与其“白首相知犹按剑”,何如“朝闻道,夕死可矣”?有了书生的意气,才能清晰把握到心底最真最美妙的情绪,那是对自己最大的真诚,而不是被常识所禁锢。同样的离别,江淹可以一句话就让人黯然销魂;而李白则唱出“风吹柳花满店香,吴姬压酒劝客尝”的千古风流。

“红袖织绫夸柿叶,青旗沽酒趁梨花。”书生气是痴气,对美的不懈追求和顶礼膜拜。相对于骨气的扬善,意气的求真,书生气对美的痴情表现地更加淋漓尽致。有一种潇洒,美不胜收——“征帆去棹残阳里,背西风,酒旗斜矗。”有一种缠绵,常驻心头——“一川烟草,满城风絮,梅子黄时雨。”有一种快乐,灿若云霞——“梅子留酸软齿牙。芭蕉分绿与窗纱。” 有一种心情,晶莹剔透——“东风吹我过湖船。杨柳丝丝拂面。世路如今已惯,此心到处悠然。”把生活中最常见的景物与情绪,从最美的角度,用最曼妙的辞句描摹出来,用智慧和爱给生活美容,营造属于自己的人间天上,这就是书生的痴气。

真善美是书生气的灵魂,但除了“骨气”“意气”“痴气”这三者之外,书生气还有另一个很明显的特征,那就是“怨气”,这也是书生气迥然有别于某些宗教的特点。书生对真善美喜欢,追求,甚至不惜以生命捍卫,但是,这种爱仍然是世俗的爱,而不是宗教的爱;世俗的爱讲求交流,宗教的爱崇尚给予。给予只要搞定自己的心就无往不利,交流却还要期待一种缘分和运气。有时求真反而被视为轻狂,有时扬善反被认为虚伪,唯美更惨,要么被认为幼稚,要么被误会为花心。受了委屈,书生就有了怨气。东坡举杯醉问:“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。” 朱敦儒苦笑低吟:“玉楼金阙慵归去,且插梅花醉洛阳!”张九龄更是满口醋味:“草木有本心,不求美人折。”

很久没有酣畅地感受过书生气了,但我知道,它不会真正消失。至少,偶尔,在某个特定的场合,在某个特定的人身上,我仍然能品味到书生气。发短信安慰一个远方的朋友,最后他回我一句:“我醉欲眠君且去。”大学时用电话卡给远方的同学打电话,结果卡里的钱都打完了,聊兴却意犹未尽,她要再打过来,我说:“就此打住,保留这份兴致,不好吗?”再后来,一个朋友写文章出言不慎,博客被关掉,我义愤填膺地去劝慰他,他却说:“屁大点儿事儿。”前阵子痴性大发闹得自己很难过,某天早晨却意外收到一个素未谋面的朋友邮递来的包裹,打开看是一个卷轴,上面手书了一句诗: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